当前位置:首页 > 刘小慧 > 退役警犬养老院的一场“婚礼” 正文

退役警犬养老院的一场“婚礼”

来源:龙行虎变网   作者:江珊   时间:2020-09-26 13:40:27

  原标题:退役警犬养老院的一场“婚礼”

  退役警犬小龙和在役的警犬科尼“结婚”了。

  在退役警犬养老院附近的一块草坪上,“证婚人”老民警白雁为它们精心举办了一场“婚礼”。白雁特意挑选了6月16日作为好日子,因为“六六大顺”。

  新娘科尼身穿洁白的婚纱,新郎小龙穿着黑色的礼服,打着领结,它们端坐于草地上,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。

  小龙是一条退役的综合型警犬,今年已经13岁(接近于人类的古稀之年);科尼是一条还在工作的壮年搜救犬,今年7岁。

  59岁的白雁是杭州富阳区东洲派出所的一位社区民警,由他带头训练的警犬已有几十条。有警犬协助的日子里,富阳地区的破案率在杭州名列前茅。

  如今,在白雁的眼里,一批又一批老去的警犬变成了“家里需要照顾的老人”,他觉得有责任照顾好它们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退役警犬主要有两条出路:由带犬警察或士兵继续饲养或由爱犬人士签订合同之后收养。

  7月6日,白雁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饲养退役警犬的制度至今不是很健全,有关部门缺乏规范措施,不存在经费支持。他曾将一条警犬送给人领养,回访时却发现警犬“过得一塌糊涂”。

  那次之后,他便在距离派出所约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建了一个退役警犬养老院,自己来照顾这些“老伙计们”。

科尼(左)和小龙(右)的婚纱照   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科尼(左)和小龙(右)的婚纱照   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

  特别的“婚礼”

  “婚礼”定在6月16日。白雁认为这是个 “六六大顺”的好日子。

  穿着白色”婚纱“、头戴白色花环的科尼从粉色的帐篷里缓缓走出,正如待嫁的新娘走出闺房一样,在“父亲”白雁的牵引下走向小龙。帐篷边上成堆的零食和玩具,是白雁精心为科尼准备的“嫁妆”。小龙接到新娘后,就像往常一样依偎过去,和科尼亲昵地相互舔舔、亲亲。

  简单的仪式完成后,科尼和小龙乖巧地坐在草坪上,拍摄”结婚照“。来参与“婚礼”的狗狗嘉宾们——大多是白雁救助过、平时和科尼小龙玩得比较好的几只流浪犬——上前和新郎新娘互动,一起拍照留念。仪式持续了大约四五十分钟。“婚礼”上白雁很开心,狗狗们也开心。白雁感觉到,他们之间心灵是相通的。

  小龙是一条中华田园犬,平时性情温顺,遇到犯罪嫌疑人时会很凶猛。白雁带小龙出去巡逻时,如果有人拒捕或试图伤害白雁,小龙会马上冲上来,但不会随便咬人。至今,小龙已参与破案两百多起。2015年4月的一次,犯罪嫌疑人打伤警察后逃进油菜田里,小龙循着气味把人找了出来。

  科尼是一条兴奋性和弹跳力较好的马犬,专职搜寻,能连续工作五六小时,至今已经成功找到六个走失的人。

  最近几年,白雁发现每次带其中一只出门,另一只就会靠过来,而且他走到哪儿,它们就跟到哪儿。久而久之,仿佛“三个是一家子一样”。小龙和科尼都在白雁办公室的时候,会很安静地窝在一起,还会轻轻地舔对方。

  白雁便萌生出给它们办“婚礼”的念头。由于小龙年岁过大,已经没有生育能力,这场“婚礼”并不能让科尼配种生育。

  白雁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:“我只是想单纯告诉大家,它们是最好的玩伴,同时狗狗的晚年生活也可以多姿多彩。”

  白雁的女儿白晶形容两只警犬“就像我父亲的门神”:“它们趴在他脚的两边,守护他一样,每有陌生人靠近,就会站起来,等待我爸下指令。”

  这次“婚礼”是白雁为警犬举办活动的首次尝试。白雁留下的警犬照片也不多:“平时我最多拍一下就会删掉。因为什么呢?美好的东西永远放在心里就可以了,想得过多反而伤心。”

  他说,自己和警犬的故事,几天几夜也说不完,在他眼里没有印象最深的案件,因为每一起案件都让他印象深刻。

白雁和警犬在辖区陆家浦村巡逻白雁和警犬在辖区陆家浦村巡逻

  带犬巡逻

  白雁从18岁参军起开始接触训犬,对它们一直很有感情。退役回到地方后,因为从事刑侦工作,白雁甚至在家里养了一条狼犬进行训练。

  2004年,白雁在杭州市富阳区高桥派出所担任负责人,分管破案和控制案件。他发现这里的工作任务很重,经常会有人偷路灯线犯案,从高桥到杭州市区,有时一路上整整几十公里路灯都是黑的。人力限制和人手不足,令他想到训练警犬协助巡逻破案。

  白雁告诉澎湃新闻,事实上,早在2000年,公安部就鼓励将警犬作为特殊装备配备到基层公安,只要基层公安有需求、有意向,都可以申请使用警犬。

  不过,县级以下公安部门是没有专项拨款来训练警犬的,只能靠地方经费自行解决。考虑到犯罪形势严峻,白雁选择训练警犬。

  由于地方派出所没有申请警犬基地的资格,白雁还颇费了一番周折。

  他以刚满18周岁女儿的名义成立了一个公司,办理民用执照申请租用了一块场地,用来训练警犬为公安服务。

  当时,浙江省公安厅警犬部门帮忙联系购买了成犬,他和同事们再在杭州市公安局警犬基地的指导下对犬只进行训练;通过训练的警犬需要再送到省公安厅进行资质考核,通过考核后才能正式以警犬身份协助警方执法。

  2004年到2009年期间,白雁总共指导训练了26条警犬,并且教会了带班民警和巡防队员使用。白雁说,那几年派出所的破案形势相当好,案子基本上能控制住,犯案率很低,破案率在富阳地区排名第一。

  59岁的白雁还有一年就面临退休。如今,作为一名社区民警,他负责管辖陆家浦和木桥头两片辖区。平时正常上班时,他还会经常带着警犬科尼和小龙一起巡逻。他想趁着科尼和小龙还走得动的时候,多带它们走走。

  当白雁穿着警服,带着两条犬出现在村里时,村民对他的关注度也会上升;当白雁和村民聊天时,两条犬就坐在离他们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。

  白雁觉得,带犬巡逻,一来想让自己这个“老警察”可以和老警犬相互陪伴,双方都可以愉悦心情,二来在辖区对有犯罪行为或犯罪倾向的人起到震慑作用,也有利于密切联系群众,让更多人喜欢这些警犬。

警犬年轻时协助他破案,年迈时需要他照顾,白雁觉得退役的警犬就像家里的老人一样。警犬年轻时协助他破案,年迈时需要他照顾,白雁觉得退役的警犬就像家里的老人一样。

  自费建警犬养老院

  为了尽快让警犬投入工作,白雁一开始训练时买的大多是1-3岁的成犬。警犬工作年龄上限是8-9岁,到了2009年,很多警犬已经面临退役。退役警犬不享受公安经费,也没有犬舍,警犬退役后基本依赖委托人领养,缺少专业机构和人员管理。

  白雁曾尝试送走一条退役警犬让他人领养,但几个月后回访时,发现心爱的警犬被养得“一塌糊涂”。从此他再也不放心把退役警犬交给别人,决定自费为退役警犬建立养老院,自己来照顾这些退役警犬,让它们安度晚年。

  像科尼和小龙这样身体状况还不错的警犬可以在户外饲养,更多老态龙钟的退役警犬必须有狗舍。

  犬舍也比较特殊,一块16-18平米的小院子里放一只狗笼,供一条警犬居住,养老院里有许多这样的小院子。

  到现在,26条退役警犬还剩下8条,大多都已经年老体衰。多年来,这些退役警犬的生活全靠白雁亲力亲为地照顾,有时他的女儿和徒弟会来帮忙。

  每天早上,白雁四五点钟起床,开二十多分钟的车去养老院,把每一条犬都带出来玩一会儿。

  像“公子”这样已经走不动了的老警犬,白雁就给它按摩,把它抱起来走一会儿。他会根据每条警犬的体质情况分别喂饭,有时还会加喂一些新鲜草药。

  中午,白雁会来看望它们一次,晚上下班后再来打理,带它们遛遛,陪它们做游戏。

  “不是说关在那里给点吃的就解决问题了,否则它会郁闷,会(有)分离焦虑症,会死得很快,因为它不愉悦,你必须要跟它交流。”白雁说。

警犬“公子”前年的照片警犬“公子”前年的照片

  退役警犬的伙食,经济宽裕的时候,他会买好一点的狗粮,手头紧张时便自己烧饭。白雁买鸡蛋都是一大筐一大筐地买,因为几天时间就都吃完了。

  买不起肉就买猪肺,还有肉皮和更便宜的牛肺,但又发现牛肺和肉皮吃多了对犬只不好:“有钱吃好一点,没钱吃差一点,就是让它们吃饱,而且营养跟得上就可以了。”

  白雁从不接受外界捐赠,他觉得退役的警犬就像家里的老人一样,不可能让社会来赞助自己照顾老人:“我还是认为自己来照顾它们比较好……从良心上面来说,过不了这个关。”

  白雁的女儿白晶告诉记者,哪怕过年,父亲也从来不会出去旅游,都是守着这些老伙伴。他会先把所有警犬的年夜饭准备好,才去弄他自己的年夜饭。他总想着,警犬老了,什么时候会生病甚至去世都无法预测,所以他必须经常陪着,这样才放心。

  它们就像家里的老人

  杭州富阳多为山区,老年警犬爬不动山,难以继续从事搜救工作。白雁认为,这些“老伙计们”退役后应以安度晚年为主。

  白雁尝试选择一批温顺、活动性好的退役警犬,与自闭症、脑瘫儿童互动,把孩子们从自己的内心世界里“引出来”。

  这件事他已经做了很多年,已有不少成功案例。杭州萧山曾有个小男孩患上自闭症,现在已经会弹琴、画画和唱歌了。“我们先用犬去跟他互动,让他的注意力先集中到犬那儿,然后能跟犬进行一些游戏,再一步步走出来。”白雁说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退役警犬主要有两条出路:由带犬警察或士兵继续饲养或由爱犬人士签订合同之后收养。

  但白雁介绍,警犬退役后,至今仍缺乏健全的管理制度,有关部门缺乏规范性措施,更不存在经费支持。他希望有更多人关注退役警犬养老问题,提高它们的生活质量。

  “我对它们投入了感情,因为它们年轻时候陪伴我一起工作,一起打击犯罪(行为),如果它们老了,我对它们不负责任,那么我于心不忍,这就是我要办理养老院的一个初衷。”白雁说。

  退役警犬至今缺乏健全的管理制度,更难获取经费支持。白雁希望更多人可以关注到这个问题。

  除了警犬以外,这些年来白雁还收留了不少流浪犬。这些流浪犬大多缘自民众的报警电话,后者称其可能会咬人或是被遗弃。

  同事们知道白雁懂得跟犬只交流,都打电话向他求助。白雁训练好流浪犬后,也无处放归,只好收留下来。

  警犬养老院放不下的时候,他就搭个大棚子,最多的时候收留了六十几只流浪犬。白雁介绍,有些“问题犬”之所以会咬人、乱冲、乱叫等,实际上是由于狗主人不懂跟狗互动导致的。

  女儿白晶也很热爱宠物。七八年前,她创办了一家犬只训练学校,帮助归正“问题犬”的行为,教导宠物主人如何与犬只进行正确沟通,同时也有助于解决流浪犬问题。

  白雁说,自己退休后要做两件事:一是继续做基层警犬训练项目的挖掘,研究如何培养适合基层警察使用的警犬;二是协助女儿的狗狗训练学校,研究如何归正“问题犬”。白雁有自己的微博,他会教网友怎样正确去和宠物狗互动,有时还会直播讲解。

  “它们年轻的时候陪伴我一起生活,年纪大了就像我家里老人一样,我还是要照顾它们。”

标签:

责任编辑:韩阳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