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洪敬尧 > 刘国梁道歉了 但他应该承担更多吗 正文

刘国梁道歉了 但他应该承担更多吗

来源:龙行虎变网   作者:农夫   时间:2020-09-29 14:23:37

  一起P2P金融平台爆雷

  卷入了体育娱乐两位顶流大咖

  他们的责任如何界定

  明星代言产品

  又该如何分辨风险

    不懂金融的胖子

  近日,“不懂球的胖子”——中国乒球协会主席刘国梁惹上了麻烦:他代言的一款P2P金融平台“爱钱进”爆雷,无法按承诺给投资者还款。

  刘国梁的微博瞬间成了讨债者聚集的重灾区。

  在他微博主页的置顶微博,是国乒军训的一条视频。从1月18日到今天获得了2000+多个转发和7000+留言,以及近6万个赞。

  但点开下面的留言,就会发现这里已经成为了大型控诉现场。

  “你好,我们看了您的广告代言才去买的爱钱进。”

  [901条回复、4222个点赞]

  “请关注一下你代言的‘爱钱进’吧,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,要跳楼了。”

  [157条回复、3200多个点赞]

  更深一步,通看评论区发现:早在3月上旬,就不断有网友对刘国梁进行呼吁和质疑⋯⋯

  7月5日,刘国梁接受了《中国体育》的采访,关于爱钱进的问题,文章是这样写的——

  “首先想对关注我的朋友们说声抱歉!”曾经在2018年5月至2019年间担任“爱钱进”APP代言人的刘国梁诚恳地说。

  他表示,在双方合作前,对方曾经出示过其开展合法经营活动的相关证明材料。他在第一时间就敦促平台尽快且妥善解决这些问题,而且之后得知一些用户在使用“爱钱进”APP时遇到问题,自己对此“十分焦急也很痛心”。

  刘国梁表示,“由于疫情的关系,最近半年时间我都是在境外带队集训,一些沟通过程没有能够及时告诉大家,这里也是跟相关各位表示歉意。每个公民的财富都理应受到法律保护,出现这种情况自己内心很愧疚,也非常痛心。”

  他强调自己会和律师团队及工作室密切关注并跟进此事,尽最大限度地与平台、政府监管部门、司法部门积极沟通,和大家一起合法、合规地积极推动事态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刘国梁不懂乒球的梗成了笑谈,而他不懂金融衍生品所引起的麻烦,现在看来,是笑不起来了。

  主席到底有没有责任

  刘国梁和之前的代言人汪涵在道歉时都提到,两人代言的周期都已结束。

  根据刘国梁自述,他是在2018年5月至2019年间担任“爱钱进”APP代言人。不过爱钱进官网上《刘国梁出任爱钱进“幸福体验官”》的官宣,却是在今年2月12日,仅1个月多后,他微博评论下就开始出现质疑和讨债⋯⋯

  暂且抛开时间上的矛盾,单看刘国梁自述的周期,2018年5月他离开国家队后赋闲在家,9月27日重新上岗担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工作小组组长一职。

  那么,作为名人代言了一款产品出了问题,刘主席是否有连带责任呢?

  新浪体育采访了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民商法讲师刘泓呈博士。他从《消法》和《广告法》等法律角度,进行了分析。

  刘泓呈说:“根据《广告法》第56条规定,对于虚假广告的代言人是否承担的连带责任的问题,要区分不同的商品进行看待:对于关系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务,只要代言人进行了相关的推荐、证明行为,并且对消费者造成了损害,就涉及到承担连带责任;而对于不涉及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和服务,代言人,则只是在明知或应知广告虚假而仍然进行推荐、证明的,才需要和广告主一起承担连带责任。”

  “爱钱进作为一个投资工具,即使是我们做广义的理解或者解释,也应该是不太会涉及到消费者生命健康这个点的,所以我认为在刘国梁这个问题上,根据《广告法》中关于代言人连带责任的规定,只有在刘国梁明知或应知是虚假广告仍然进行推荐、证明的情况下,才涉及到承担连带责任。”

  随后,就爱钱进等互联网金融衍生工具为什么能够存在,在初期没有得到合理监管从而造成损失和危害问题,新浪体育请刘泓呈进行了进一步的解释。

  刘泓呈说,“和金融衍生工具的快速发展以及不断更新的这种趋势相比,法律肯定永远是具有滞后性的。”

  “我们在判断一个金融工具合法与否的这个问题上,只能是根据当时的国家政策以及法律来进行评判。他可能最开始的时候是合法的,但是慢慢的,随着它的弊端显现,他也可能被认为是不合法了。”

  最后刘泓呈表示:“判断代言人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责任,关键点不在于金融工具的合法与否,而在于代言人对于广告虚假是否明知或应知。”

  “在无法进行证明的情况下,仅凭金融工具不合法就去追究代言人的法律责任,显然是于法无据的。”

  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、并担任知识产权及文化体育产业部负责人的法律专家戎朝说:“类似爱钱进这种P2P平台本质上是个中介机构,对于出借人和借贷人仅是个撮合的关系。”

  “除非另有合同约定,P2P平台是不对借贷人亏损承担连带责任的。除非他们在合同中,为这些投资人进行担保责任。”

  戎朝分析说:“这些平台的合同都是合法的,进行了风险提示,使用了预期年化利率的和投资需谨慎的提示做了警告。而且这些合同,都是投资方和被投资方之间的合同,不是你和平台的,所以在民事上,别说刘国梁,就是平台都没有对你进行承诺,也就没有责任⋯⋯作为投资人要有敏感度,P2P出事不是近期的事情,投资人对于投资风险要有预判,把个人风险还是要把控做好。”

  “当然,很多平台可能出现自己操作上的问题,比如P2P网贷的资金混同,平台担保等明显违反国家的管理制度,或者把投资人的钱拿去自己用,这可能就要因为操作不规范,造成侵权,违约责任,可能会对投资人承担责任。”

  但是这种事情属于公司内部治理问题,就第三方而言,也是需要调查后才知道,显然不是代言人刘国梁能够知晓的。

  至于刘国梁的连带责任,戎朝的看法和刘泓呈相一致,那就是:“除非刘国梁在广告中说:‘你亏了找我’;如果刘国梁自己没有对投资人的资金进行担保,他也就不应该为这种第三方经营问题,对外承担责任。这不符合广告法的连带责任范围。”

  最后戎朝谈了个人对P2P网贷以及刘国梁被维权者追讨的看法,戎朝说:“刘国梁先生是体育名人,现在被维权,一定程度上的原因可能是投资人陷入了死局。”

  “在艰难中,他们寄希望于司法维权以外的舆论维权,希望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施压稻草,维护自己的权利。希望刘国梁先生未来也能够吸取教训,珍惜自己的羽毛,远离高风险业务的代言业务。”

  爱钱进咋进钱?

  爱钱进属于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,为借款人与出借人(即贷款人)实现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搜集、信息公布、资信评估、信息交互、借贷撮合等服务。

  也就是说,张三想筹钱,谁都不认识,通过爱钱进,可以认识李四,然后从李四处筹钱。爱钱进就是收这个介绍中介费。

  但是你借贷人的放贷坏账收不上来,资金链断绝,也就击鼓传手榴弹,你投资你倒霉了。

  一名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新浪体育说,爱钱进这种是高风险的东西,都不能说是金融衍生工具。它们不能在银行销售,和基金要明确投资方向不同,这种P4P网贷的投资方向不明,资金使用缺乏监管。

  那个所谓“华夏银行存管”,只是说他的资金账户进出开在华夏银行,华夏根本不会对他们怎么投资进行监管,所以存管的“管”字,就是个噱头。

  至于接入央行的征信系统,只是一个信用记录,这个记录主要是针对个人的,对平台没啥作用。

  这名银行的工作人员说:“互联网金融这个模式,从逻辑上也不是完全不可行,如果监管到位,其实是理论上可以运行的。但是就是因为监管没有那么充分,一下就又出了好多这种P2P的平台,就变成考验人性了。”

  “没有监管,这个钱怎么用?那很容易出现风险,最后就是大家都玩儿的很悬,然后资金链都断了。”

  刘国梁汪涵们错在哪儿?

  2007年3月15日,郭德纲代言的藏密排油在央视的3-15晚会上,成为了打假对像。

  郭德纲的回应当下看来,可以作为明星代言产品出事后的一个很好解释。他当时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的时候说,“所有那些个批件,厂家拿给我看,药监的,税务的,工商的,都很齐,我认为这是真的,于是才开始做代言。”

  “如果说它的批件不全,手续有问题,那与我一概无关。那些批件可都是你们主管部门批的,这都过了一年了,你们才查出来这个东西不好,老百姓还算人不算人?”

  “如果是批号的问题,那问药监局去;如果是广告的问题,那问电视台去,你电视台都让播了还不让我说了?”

  2020年6月29日,跟刘国梁“爱钱进”同期暴雷的,还有广州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2020粤03005执保1106号民事裁定书。这纸文书将腾讯状告老干妈拖欠广告款一案暴于天下。

  当然,后来事情反转,被称为“南山必胜客”的腾讯法务部,为总部员工们贡献了一顿老干妈辣酱+白饭的晚餐。

  一个世界500强的企业,养着数十位年薪几十万到百万级法律专家的情况下,都可能因为疏忽,被三个臭皮匠利用广告合同骗了个底儿掉。那么刘国梁这种个人代言,怎么能够有能力去分辨一件事情的风险呢?

  当然,刘国梁和那些投资人一样,都要从这次的事情中吸取自己的教训。

  早在几年前,国家就开始整顿P2P市场。从2016年,黄晓明代言的东虹桥金融在线爆雷,潘晓婷、范冰冰、王宝强、杜海涛都跌在了这上面。

  已经3年了,刘国梁怎么还签这种代言。

  今年2月怎么还让对方用自己的肖像进行宣传?

  而现在那些投资了“爱钱进”的人,现在也终于能深刻理解“投资有风险,理财需谨慎”这句话的含义了吧。

  (周超)

标签:

责任编辑:曾格格